ReserveReserve

我们对加密货币的愿景

加密货币起源于邮件列表中的技术讨论,而后发展成了小型运动,吸引了大量投机者,之后就分裂成了无数无意义的模仿品。我们相信它注定会重新凝聚在一起,并参与全球舞台上的权力争夺战。我们能预见无数干扰、灾难,同时却也能看到它的繁荣前景,原因如下。

  • 世界上有许多破产的货币——腐败的政府无力保持这些货币的稳定价值。
  • 中心化的、由美元支持的加密货币是解决这一问题的绝佳方案。它能为高通胀国家人民提供另一种选择,尽管我们担心这并非长久之计。
  • 未来的主导数字货币将是一种去中心化的、独立于美元的稳定币。而它必将改变世界上许多国家的经济状况。

现有货币的核心问题

许多现有货币运作良好,主流法币的购买力如此可靠的确是一壮举。大多数发达国家的居民几乎不需要考虑通货膨胀或通货紧缩。

但同时也有一些货币管理不善。历史上有过更多混乱和腐败的国家的货币,往往更容易贬值[1]

国家
目前年通货膨胀率(%)
委内瑞拉
4,000,000.00%
南苏丹
117.70%
刚果民主共和国
41.70%
阿根廷
40.00%
利比亚
32.80%
安哥拉
30.90%
苏丹
26.90%
叙利亚
25.50%
苏里南
22.30%
也门
20.00%

直接测量的数值往往比官方估计[2]的高出数倍。以委内瑞拉为例,直接测量的比率实际上更低,但总体而言仍处于失控状态。

为什么会这样?

对免费资金的渴望是其最原始的驱动力。谁不想要免费的钱?免费的钱意味着你可以让人们免费为你做事——你只要把钱交给他们,他们就会给你东西或为你做事情。

现代硬币的边缘往往有突起,原因在于,人们过去常常把硬币边缘剪掉后,把它们熔掉来制作更多的硬币——这被称为“剪硬币”[3]

Coins with ridges and worn edges, potent evidence of the intentional shaving off of a small portion of metal coin for profit.

而现代钞票上之所以有特殊的圆点图案,是为了便于验钞机识别,从而防止人们复印假钞[4]。这些圆点图案之间非常相似,它被称为“圆点防伪技术”。

Close up of a twenty-dollar US bill, with a mapped constellation of circles shown.
A five-hundred dollar Euro note, with a close-up showing a specific constellation of circles.

现代技术能够减少人们伪造货币的情况,但是那些最初控制货币供应的人呢?他们不是想印多少就印多少吗?

事实就是,他们的确可以。高度通胀通常就来自于这种权力的滥用。尽管我们讨厌官僚主义这个词,但发达国家强大的官僚主义的确对避免这种过度印刷导致的货币贬值的腐败有所帮助。而同时世界上某些权力较弱的地方组织却无法避免这一情况。

这就是核心问题所在。我们可以阻止公民伪造货币,但我们无法阻止腐败政府做本质上同样的事情。这导致了这些国家的货币贬值,这些国家中的人们生活非常糟糕——几年前挣来的钱如今一文不值,他们永远在从零开始。

当然金钱还有许多其他的问题,有大有小。但我们认为,伪造货币的问题是其中极其特殊、极其根本的一种。

数字货币的故事

讽刺的是,到目前为止,大多数数字货币都有与剪硬币、复印假钞和不负责任的中央银行相同的动机——赚免费的钱。数字货币让人们相信它是钱,它也确实是。但是,尽管比特币发行时承诺只会创造2100万枚比特币,民间和竞争对手却已经创造了不计其数的“比特币”[5]。当我们用更多的去中心化代币来承担其总价值,每一个代币的价值就越低,最终结局就会和其他失败的法币一样。

所以大多数代币都被认为是假的,而且被认为会在某个时候突然一文不值。因此没有人会想用比特币来继承家产。但我们认为,把数字货币作为价值储藏手段的想法最终将会成为人们的共识,到那时数字货币的数量将无关紧要,就像世界上所有的垄断货币都不会对美元构成威胁一样。

然而即便有一天这种想法实现了,数字货币竞争被最小化,我们认为真正的比特币也不太可能取代上述的失败的法定货币。为什么呢?因为比特币的货币政策更像是一种硬性条例——固定的供应将导致短期价值的波动,就像黄金。往往都是管理货币相当高明的组织机构有时会滥用权力铸造或销毁货币。没有中央银行或货币发行局的控制,数字货币不可能维持稳定的购买力。

这种波动性让数字货币变得很有趣,却也很危险。它本质上是一种新的赌博形式,吸引那些想要快速致富的人。

这真的是件坏事吗?嗯…是的。金字塔和庞氏骗局的阵营中已经正式加入了第三种分布式的骗局,官方恰如其分地称其为中本聪骗局[6]。中本聪骗局中,大量的投资资金易手,但是很少或根本没有创建价值,导致最后输赢之间的两极分化非常严重,没有中心机构能对此负责。因而我们目前致力于去中心化管理的主要交易活动看起来似乎是一种欺诈和赌博的奇怪组合。要命的是,整个系统就像是被一个机器人驱动起来的,然后栽在了Mt.Gox门头沟事件上,而且还是这些交易自己造成的[7]

奇怪的是,撇开所有坏处,反复出现的数字货币泡沫或许反而是数字货币进入世界舞台的理想方式。为什么?因为他们绝对没有威胁。任何经济学家或银行家都知道,比特币不可能成为真正的货币,所以我们从不真正担心。虽然数字货币让我们更难保护投资者或防止洗钱,但它们从来没有真正威胁到货币政策,所以数字货币才被允许发行。如果你在七年前问Reserve的创始人,比特币在今天会有多受欢迎,我们会说,通货紧缩的货币没有意义,它是一个虽然建立在简洁的技术理念之上,却注定要失败的货币实验。

这意味着我们在数字货币的技术发展上的投入已经相当高了——每一次对“把数字货币作为货币”的呼吁,都意味着背后人们的成百上千次的努力——我们仍然坚信,对社会而言,创造数字货币是相当可以接受的事情。不过要是中本聪之前采取了完全不同的货币政策,我们可能会在它市值达到数十亿美元之前就把这些想法否决了。

在过去四年左右的时间里,一些行业创新者开始讨论并尝试将一些简单的货币政策形式——某些现有货币——引入数字领域。BitShares、Tether、NuBitz和MakerDAO都参与了这个尝试,并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Robert Sams和Vitalik Buterin还发表了一些颇有影响力的文章,引发了许多思考[8][9]

在过去的一年里,锚定法币的数字货币数量出现了巨大增长,这类数字货币被简单地称为“稳定币”。这种繁荣从何而来?为什么是在现在出现这种现象?我们认为以下因素或许可作解释:

•2017年数字货币市场的崛起,促使数百名企业家开始思考通证可能会为金融系统带来什么。只有少数人认识到比特币不可能永远稳定,他们就开始着手创造一些能够稳定的东西。

•人们可以通过投资,可以在尚未升值的数字货币项目上获取收益,但这样的意识尚未得到普及。人们常常不好意思开口询问,为什么美联储里那些异想天开的投资者会买一种不会升值的通证。就像PayPal的投资者不只是把钱投在PayPal上,还买了PayPal的股票一样,对稳定币的投资通常只是对一些二级通证的投资,从而从收益分配中获利。

•在出售给Bitfinex之前,Tether原本是一种消费交换手段,Tether的意外应用场景使它被重新定位为数字货币中的必备交易对。一旦见证了这样一种价值十亿美元的稳定币,这么一个实践案例很容易让人觉得其他的假设也有很大可能在未来实现。

•Oracle数据库问题的“解决”——以可信的方式从真实世界获取信息,并传送到区块链上的挑战。我们之所以将“解决”打引号,是因为这个问题仍然具有挑战性。但重要的是,不管这些方案是否真的能够解决问题,但其中有一些已经被业界认为足够解决问题了。

•投资者最初对稳定币项目的投资。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等公司投资这一领域的新闻登上头条后,人们开始关注这一领域。

 

尽管有百余个稳定币项目提出了各不相同的稳定币的方法,但稳定币的时代是否到来还是取决于一种与Tether并无太大不同的数字货币——它们被称为“法币代币”。法币代币由一个中央发行人的银行账户中的美元提供担保,并且他愿意花少量的费用来兑换这些通证。所以就目前而言,我们似乎已经解决了如何保持通证稳定的问题。尽管Tether受到了一些批评,但是新出现的法币代币受到了较大的欢迎,并且正在逐渐取代它的地位。

这就引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既然它们解决了Tether没有解决的问题,为什么Tether不炮制他们的解决方案以维持自己的主导地位?尽管中心化有种种坏处,一个优势无法否认:可以人为地对产品上进行迭代。那么,为什么Tether不建立一些银行关系或法律结构,或者让竞争对手对自己进行审计,使用户相信资金安全呢?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到最后,如今的中心化的法币代币会更像另一版本的PayPal,只需要通过KYC进行现金的进出,但允许客户在系统中匿名收发资产。虽然我们继续允许这类业务在合法范畴,因为它们是目前最好的稳定币——但我们不认为这种模式能够经住时间的考验。不管是否真的有利于社会,政府正试图进行越来越频繁的监控。而且一旦他们这样做了,他们可能会强制增强对这些数字火币的监控,甚至完全禁止发币行为。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哪种稳定币会胜出呢?一些人认为,完全去中心化、算法化的货币是正确的方向。但如果系统中没有某种独立的抵押品,我们对“其任何设计都是以经济利益为先”的这一观点表示怀疑。我们非常担心这些设计会导致灾难性的失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认为,一种抵押代币最终将成为占主导地位的全球数字货币。这种抵押代币在资产类别上可以进行适当的多样化,并使它分布在全球各地,由精心设计的链上管理程序操作。我们认为,实现这种去中心化数字货币的最可靠的途径是将其作为一个集中式法币代币发布,然后收集必要的使用数据,并使用这些数据构造一个完全去中心化的模型。关于采用这种方法的原因,你可以参看我们的白皮书

无论如何,稳定币将会被保留下来,并且,我们将会见证全球范围内首次大规模的数字现金实验。因为数字货币是很难受限制的(你可以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发送给任何人,只要你有网络,没有人能够阻止你)并且不可扣押的(只要你记住密钥,你就能保护你的数字现金,没有银行或政府可以拿走),所以这将是一个非常庞大的交易。

产权是建立所有权的基础——你是否能保留属于你的东西。拥有更强产权的国家往往会取得更大的经济成功[10]。在大多数发达国家,如果你合法地积累财富,你可以相对自信地说,政府不会从你这里攫取财富——除了他们要求的税收以外。但全球其他地区的情况并非如此。

数字化储蓄为保障所有国家的人民财产权提供了另一种途径。如果一个人生活在一个产权意识较弱的国家,并把财富投资在稳定币上,那么要攫取他们的财富就会变得困难得多,尽管并非完全不可能。

货币管理不善的国家往往会阻止本国人采用其他货币,这样他们才能保持发行免费货币的能力,尽管为维持垄断会损害其公民的财产利益。一种不可受限的数字货币会让国家更难控制公民的资产,因此我们预计,在本页面顶部列出的国家中,将首次出现真正的货币竞争。

这基本上相当于把发达国家的货币稳定输出给最混乱的货币区域。失败的法定货币将受到虚拟货币的严重挑战,它们要么被淘汰,要么对自身进行改善以在竞争中胜出。

那么对于个人和企业,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人们将能够在手机上拥有一个稳定的储蓄“账户”。数以百万计的人将乐于放弃银行业务,还有数百万人将完全摆脱传统银行业的控制。

企业也将能够在一天中的任何时间几乎立即且免费地向国际供应商付款。企业还将以贬值风险小得多的货币来存储国债,这将增加他们对国际投资者的吸引力。

那么地方政府会允许吗?

这个新世界为各国政府提供了机会:促进海外投资、财产从现金到匿名数字交易的进步,和依靠公民持有外币的税收来巩固本国货币等。这样一个更方便采集数据的数字化金融系统,政府也可受益。

Reserve团队正积极与多个国家组成的国际联盟合作,以确定最佳的未来选择。这些国家中的一些存在着汇率问题,所以如果您是从事这些研究的政府机构成员,请积极联系我们

总之,对于世界上经济最不稳定的地区来说,这将是经济形势的一个巨大变化。但数字货币对发达国家的影响并不像对经济不稳定国家的影响一样大。金融行业已经发展得如此发达,只要主流法定货币继续保持其价值,没有投资吸引力的数字货币将很难与之竞争。

更宏大的蓝图

彭博社最近报道[11]:Ray·Dalio最近预测,美元注定不会继续作为世界储备货币。

贝莱德(BlackRock Inc.)的芬克(Larry·Fink)等人也表达了同样的担忧,因为美国不断增长的预算赤字可能最终会惹恼海外的重要买家。Dalio(2018年9月)对彭博社(Bloomberg)表示,“对美元而言,贬值30%是很容易发生的”,因为美联储除了将国债货币化之外别无选择。

Dalio在电视直播中重复了这些问题和结论。他说:”美元的作用将会减弱,以美元计价的债务返利将受到影响。之后,我认为你将看到其他货币出现。"不过他拒绝透露是哪些货币,并称这是“一个太大的话题,无法深入探讨”。

据彭博社(Bloomberg News)上周报道,全球最大的、拥有约1,600亿美元的资产的对冲基金桥水基金(Bridgewater),一直以来通过两家最大的以黄金为担保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使得该基金会始终保持着对黄金的稳定持有。Dalio曾表示,投资者应考虑将5%至10%的资产投资于黄金,以对冲政治风险。

这就是为什么Reserve的目的是摆脱与美元的挂钩。从长远来看,数字货币能产生的最佳成果不仅是扩展现有的稳定资产类别,还包括它可能会创建一些在短期内同样稳定,在长远未来中更加稳定的新产品。

未来之旅

Reserve的第一个版本已经在Ropsten测试网上运行了一段时间,但是要负责任地发布一个如此重要的软件,在将控制权交付给通证持有者之前,进行一系列迭代测试是非常重要的。

总而言之,网络不仅是技术的问题,更是人的问题。Reserve最初是从一个想法与一个人开始的,之所以后来发展成一个如此巨大的团队,完全得益于投资者和不断壮大的社群的支持。尽管现在还只是开始,但我们相信这段旅程将非常激动人心。我们衷心希望你能加入我们。

加入我们的Telegram群

Find out how you can get involved!

learn more